当前位置:

【随笔】 努力创作属于时代的诗词精品 一一浅谈诗词评论写作

来源:楚国良 作者:楚国良 编辑:宋倩 2024-07-01 16:02:46
中国莲乡 湘潭县发布
—分享—

??4.png

湘潭县融媒体中心7月1日讯(通讯员 楚国良)综观当代诗坛,改革开放以后,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出版印刷条件的改善,应该说迎来了一个空前繁荣的时代。有数据表明,就人数而言,当前我国诗词作者和爱好者有300多万人,中华诗词学会有会员3.5万人,并且以每年10%的速度在增长;就作品发表平台而言,我国目前约有诗词社团800家、诗词刊物800家,网络诗词论坛远超800家。创作数量达每天5万首。

以湘潭市县为例,湘潭市获评"中华诗词之市",湘潭县获评"中华诗词之县",湘潭县云湖桥镇获评"中华诗词之乡"。拥有各级诗词协会会员近千人,其中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近百人。以行政区划而言,县一级有嘤鸣诗社,洛口诗词楹联学会;乡镇一级有地处云湖桥镇的湘绮楼诗社,地处杨嘉桥镇的读山诗社,地处谭家山镇的霞峰诗社,地处中路铺镇的龙山诗社。均每年以年刊形式,收集出版会员作品。

但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而言,我认为当代诗坛普遍存在的“六多六少”现象值得关注与思考。那么是哪“六多六少”呢?即:一是诗匠多,诗人少 ;二是有情调的诗多,有情怀的诗少;三是有媚骨的诗多,有风骨的诗少 ;四是投评委所好的诗多,彰显个性的诗少; 五是读诗的人多,读书的少; 六是评诗注重形式的多,注重内涵的少 。

对于古典诗词创作,相信每位爱好者都有切身体验,都想让自己的作品成为好诗。但什么是好诗?怎样的诗才算好诗?对此问题,或许存在着不同的理解,会产生不看法,也属正常。因出发点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其评判的标准也不尽相同,由此而引起的争论也是常事。但无论怎样,都要说个所以然来。比如好诗为什么好?好在什么地方?不好,又不好在什么地方?要摆事实、讲道理,才能有所鉴别,才能取得大家的共识。

有基于此,本文拟从"古典诗词评论写作"为题,围绕古代诗话的历史传承以及如何进行古典诗词作品点评或评论,谈一些个人的粗浅看法,敬请各位诗家批评指正!

(一)诗话由来

我国是诗歌大国,伴随诗歌的兴盛,出现了一种独特的诗歌评论的文体——诗话。诗话是中国古代特有的一种论诗的文体,是一种漫话诗坛轶事、品评诗人诗作、谈论诗歌作法、探讨诗歌源流的著作。

诗话有二义,其一是指品评诗人诗作或记载诗人议论、行事的著述,是我国古代诗歌评论的一种特有形式:其二是指我国说唱艺术的一种。本文仅就第一义来谈。

清代何文焕在《历代诗话序》中说:“诗话于何眈乎 赓歌纪于虞书,六艺详于古序,孔孟之言,别申远旨,春秋赋答,都属断章。三代尚矣。汉魏而降,作者渐多,遂成一家之言,洵是骚人之利器,艺苑之轮扁也。”按照何氏之说,诗话的出现可以上溯至夏、商、周更为久远的年代,大凡“六经”、诸子中有关诗的言论,例如《尚书 尧典》里的“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左传?襄公二十七年》记载赵文子对叔向说:“诗以言志。”《论语 阳货》里的“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等等,都可以视为诗话的滥觞。汉魏以后,谈诗论诗的人渐多,至梁代钟嵘《诗品》、唐代皎然《诗式》、司空图《二十四诗品》,“遂成一家之言”,成为专门批评诗人诗作优劣高下的诗学著作。清人章学诚在《文史通义 诗话篇》中认为诗话当源于南朝梁代钟嵘《诗品》,也不无一定道理,因此,何文焕把它作为首篇收入《历代诗话》中。《历代诗话》系诗话丛书,它是历代重要诗话的汇编,汇编了南朝至宋、元、明诗话共二十八种。近人丁福保在《历代诗话》的基础上也有《历代诗话续编》,辑录唐代孟棨《本事诗》以来宋、金、元、明诗话共二十九种,是对《历代诗话》的补充。

其实,“诗话”一名的正式出现,始于北宋欧阳修的《诗话》,后人称引时又名之为《六一诗话》、《欧阳公诗话》等,这是诗话首次成为一种品评议论诗人诗作的带有随笔性质的著作。《六一诗话》首句开篇明义:“居士退居汝阴,而集以资闲谈也。”

继之,司马光仿效欧阳修《六一诗话》而作《温公续诗话》,说到其续《六一诗话》的原因在于“记事一也”。可见诗话在宋代最初是以“闲谈”、“记事”的面貌出现的。所谓“闲谈”,就是关于诗人诗作的随笔漫谈;所谓“记事”,就是记诗人诗作的本事。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宋代早期的诗话不同于《诗品》一类专门评论诗人诗作的比较严肃完整的诗学著作,其批评意见和论诗主张是在“闲谈”、“记事”之中反映出来的,因而显得比较零散,缺乏比较系统的理论阐述。但其形式大多比较短小精悍,便于作者发表论诗的意见和主张,也便于读者用较少的时间领略诗歌原理、吸取创作经验、了解诗坛掌故等。下面仅举数例以见一斑。例如:欧阳修在《六一诗话》中引梅尧臣语,就是一段很重要的理论见解:

诗家虽率意,而造语亦难。若意新语工,得前人所未道者,斯为善也。必能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然后为至矣。

司马光在《温公续诗话》中以《诗经 小雅 苕之华》中的诗句作比照对杜甫《春望》诗进行了颇有见地的点评:

《诗》云:“牂羊坟首。三星在罶。”言不可久。古人为诗,贵于意在言外,使人思而得之,故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也。近世诗人, 惟杜子美最得诗人之体, 如“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山河在,明无余物矣;草木深,明无人矣;花鸟, 平时可娱之物,见之而泣,闻之而悲,则时可知矣。

周必大在《二老堂诗话》“东坡立名”一则中记述了苏轼贬官黄州,为何以“东坡”为号一事,读后使人茅塞顿开。

白乐天为忠州刺史,有《东坡》、《种花》二诗。又有《步东坡》诗云:“朝上东坡步,夕上东坡步。东坡何所爱, 爱此新成树。”本朝苏文忠公不轻许可,独敬爱乐天,屡形诗篇。盖其文章皆主辞达,而忠厚好施,刚直尽言,与人有情,于物无著,大略相似。谪居黄州,始号东坡,其原必起于乐天忠州之作也。

这种诗话,可谓随手拈来,信笔写去,虽是作者的闲谈漫笔,但它“体兼说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具有一定的理论性质和资料性质。后来,许顗在《彦周诗话》中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写作诗话的宗旨:“诗话者,辨句法,备古今,纪盛德,录异事,正讹误也。”此论虽未尽当,有一定的局限性,但它进一步扩大了诗话的内容。继欧阳修、司马光之后,刘颁的《中山诗话》、王直方的《直方诗话》、陈师道的《后山诗话》、魏泰的《临汉隐居诗话》、叶梦得的《石林诗话》、计有功的《唐诗纪事》、张戒的《岁寒堂诗话》、杨万里的《诚斋诗话》、姜夔的《白石道人诗说》、严羽的《沧浪诗话》等百余部诗话相继问世。据郭绍虞《宋诗话考》统计,今尚流传的有四十二部,部分流传或由他人纂辑成书的有四十六部,已佚而仅知其名的有五十一部,合计一百三十九部。由此可见宋代诗话发展之盛。其中,张戒的《岁寒堂诗话》和严羽的《沧浪诗话》是两部值得重视的诗话,而张戒论诗对严羽又有直接的影响。这两部诗话的出现,才逐步摆脱了宋代早期诗话的狭小窠臼,着重于探讨诗歌创作的艺术特点和规律,在对诗人诗作进行具体深入的分析评论的同时,对诗歌创作中的一系列重大的创作和理论问题作出了比较系统的阐发。至此诗话已由记述轶闻遗事,考释用事造语,寻章摘句的批评转到比较系统地阐述论诗主张方面来,由说部转到诗评,这与前代钟嵘《诗品》、皎然《诗式》、司空图《二十四诗品》等诗学著作颇相类似,大有一脉相承的意味。所以,《岁寒堂诗话》和《沧浪诗话》堪称宋诗话的里程碑。近年,由著名文论研究专家吴文治先生主编的《宋代诗话全编》(共十卷),集宋代诗话之大成,以人立目,收录近六百家,是第一部内容、体制相当翔实、完备的宋代诗话的大型图书。

诗话在宋代发展的盛况表明,这种诗歌批评的特有形式已经得到了时人的普遍认可和欢迎。以后,元、明、清各代,亦不乏此作。据《中国丛书综录》著录的诗话来看,元代诗话仅两部,可作诗话读的十五部,共十七部。明代诗话十七部,可作诗话读的三十一部,共四十八部。清代诗话五十四部,而传世的诗话超过此数。从宋末到元明两代,诗话逐步向文学批评方面发展,内容逐步扩展和丰富起来,论诗日趋精细,诗歌内容、诗歌流派、风格特色、渊源演变、批评赏鉴、考讹订误以及格律音调等,都在谈论批评的范围之列。例如,元代杨载的《诗话家数》、范椁的《木天禁语》、辛文房的《唐才子传》、韦居安的《梅磵诗话》、明代徐祯卿的《谈艺录》、王世贞的《艺苑卮言》、杨慎的《升庵诗话》、都穆的《南濠诗话》、陆时雍的《诗镜总论》都是内容丰富,较有见地的诗话。其中以《唐才子传》和《升庵诗话》的成就较高。辛文房的《唐才子传》是一部唐代诗人的评传,共十卷,叙及了唐代诗人三百九十八人,内容丰富具体,评述言简意当,勾画出唐代诗歌的大体风貌。杨慎的《升庵诗话》,共十四卷,其中补遗二卷。上自远古,下迄明朝,对历代诗人、诗作、诗风有独到的批评。

诗话发展到清代,不仅作者较多,规模较大,而且影响也日益广泛。诗话著作更趋专门化。影响较大的诗话有:叶燮的《原诗》,这是一部理论体系较为严密的诗话,其论诗的纲领是:“诗有源必有流,有本必有末;又有因流而溯源,循末以返本,其学无穷,其理日出。”这部诗话探讨了诗歌创作的本源,对诗歌的源流和本末,诗歌的创作与批评,进行了比较全面的总结。王士祯的《带经堂诗话》,著名的神韵说,由此可以看见,其核心是主张诗歌应该含蓄、蕴藉,诗歌艺术应该清远、淡雅,力求表现人和事物的风神韵致,并以此为诗歌的最高境界。翁方纲的《石洲诗话》,倡导肌理说。肌理,本指肌肉的纹理,这里借指诗歌的义理和文理。肌理说要求以儒家经籍和学问为作诗的根本,主张诗歌创作应做到内容质实而形式雅丽。袁枚的《随园诗话》,倡导性灵说。主性情,重个性,尚诗才,强调独创,反对摹拟、矫饰、堆垛学问的复古主义,是其论诗的基本主张。沈德潜的《说诗晬语》,提倡格调说,对诗歌的格式音调有深入的探讨,主张诗歌风格应该浑厚雅正,把格调看作诗歌创作的关键,发展了明代前后七子的格调说。

纵观我国古代诗话的演变和发展,我们会发现它走过了相当漫长的历程,滥觞于三代,形成于南朝梁代,盛于宋代,迄于元、明、清。这些诗话,是研究我国古代诗歌发展史和诗歌理论的重要资料,对我们今天借鉴古代诗歌的创作经验,指导我们的诗歌创作,也是大有裨益的。

(二)点评技巧

什么是诗?诗,又称诗歌,是一种用高度凝炼的语言,形象表达作者丰富情感,集中反映社会生活并具有一定节奏和韵律的文学体裁。

诗是文学之祖,艺术之根。诗是一种阐述心灵的文学体裁,而诗人则需要掌握成熟的艺术技巧,并按照一定的音节、声调和韵律的要求,用凝练的语言、充沛的情感以及丰富的意象来高度集中地表现社会生活和人类精神世界。

诗词评论的样式很多,理论文章、书评、序跋、对话、访谈、点评等等,甚至公众号后面的留言,也应当看成是评论的一种方式。诗词创作者要“各尽其能”,而读者是“各取所需”,评论者是“各展其才”。

总的来说,诗词评论的任务无外乎如下方面:要么对诗词创作进行历史总结和史实梳理,要么对个案进行剖解、对现象展开评析或者对作品进行赏读。

每一首诗都要通过作者与读者的沟通,才能实现其意义。诗词批评就是架在作者和读者之间的一个桥梁。优秀的诗词批评不仅会对诗词作品起到支持、鼓励和指导作用,还会对诗人群体的创作思想和艺术倾向产生很大影响,甚至能改变一代风尚。诗词发展史上这样的例子很多,因崇信某诗论、评论,从而影响到了诗词的发展的走向。

具体而言,诗词点评,是我们诗词学习的重要目的之一,也是我们进一步研究的基础,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对诗词进行分析呢?

首先要读懂作品,这就要求我们对一首诗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要有正确的理解。吴小如先生在讲到诗歌的鉴赏时,曾经提出“通训诂”、“明典故”,这是读懂一首诗的基础。近体诗词中经常会运用典故,正确地理解典故的含义,对于读懂诗词也是非常重要的。古人云“诗无达诂”,对一首诗的理解自然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毕竟还是有一个相对客观的标准的,那就是要合乎情理,至少自己感觉这样理解是合乎情理的,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的思想内容和艺术手法的分析才可能有说服力。

在读懂作品的基础上,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对作品进行分析:

一〉了解作品的创作背景及写作情况,要深入分析作品,必须先了解作者。孟子曾经提出“知人论世”的文学批评方法,所谓的“知人论世”也就是要深入了解诗人的生平、思想、品德、遭遇等状况以及诗人所处时代的状况,这对我们正确理解作品有很大的帮助。比如,我们了解了中唐的政治形势和柳宗元的遭遇之后,也就更能理解《渔翁》中那种回避尘世、寄情山水的处世态度了。

二〉对作品自身的思想内容和艺术特色进行分析,对较短的作品,如律诗、绝句等可以逐句分析,对较长的作品可以作问题分析或段落分析。这是作品分析的主体。我们所分析的作品必然具有赏析的价值,我们在阅读一首诗的时候,也多多少少会有一些自己的体会感悟,我们写分析文章就是为了把作品的价值展现出来,把自己的体会感悟表达出来,作品的分析同时也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因此要注意辞采,要尽可能做到语言的优美凝练。

三〉可以结合与作品有可比性的其他作品进行比较分析,在比较中我们可以更好地把握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例如杜甫的《登岳阳楼》和孟浩然的《临洞庭》都是描写洞庭湖的佳作,但是我们通过对比就会发现《登岳阳楼》向我们展示了“诗圣”杜甫对国家命运的关注忧虑和对民生疾苦的关怀悲悯,而《临洞庭》却只囿于对个人遭际的自伤自怜,相比之下,两位诗人的胸襟品格、思想境界高下立判。

总体来说,做一篇诗词鉴赏的步骤如下:

1、看标题:通常标题含有一定的信息,如时令、地点、类型,对象、事件、主旨等。是解读诗作的重要切入点。

2、看作者:要防止被某些名家的惯有风格所误导。

3、看意象:诗句中的意象就是在间接提醒你作品的基调和所表达的思想感情。意象是诗中熔铸了作者思想感情的事物。把握意象,这是鉴赏诗词语言和形式、评价诗词情感和内容的基本前提。注意细节。透过细节,可以挖掘诗中蕴含的情感。注意“情语”。诗词中的抒情方式可分为直接抒情和间接抒情,直接抒情即直抒胸臆,间接抒情可分为借景抒情(寓情于景、情景交融),借物抒情以及借物喻人(托物言志、象征手法)等。这里所说的“情语”指直抒胸臆的词句,是诗中的点睛之笔。

4、判类型:判别作品属于咏物诗、写景诗、送别诗、咏史怀古诗等等,有利于你正确和更快捷写出诗歌的主旨。

5、看注释:有注释的诗词一定要重视注释。通常提供的是诗人的信息,便于你把握主旨。

6、对于普通诗词爱好者的作品,还要指出其作品中存在的问题。

艺术创作往往藏而不露,“用意十分,下语三分”。应养成逐字逐句品味语言,把握作品的表现技巧及意境。“诗言志”,诗歌中既然渗透了作者的主观情感,赏析时就要善于“体其情”,从而“知其意”。披文观诗,不仅在于疏通字句,更要把握艺术形象中包含的情感内涵。

(三)个案分析

《唐诗三百首》把诗分为古诗、律诗、绝句三类,又各分为五言、七言。从格律上看,诗可分为古体诗和近体诗。古体诗又称古诗或古风,近体诗又称今体诗。我们现在所说的绝句和律诗都属于近体诗。

学律诗当先从五律学起,弄懂了五律,其他律诗和绝句就水至渠成了。因为七律只是每句加了两个字,写法相同; 绝句也称截句,就是律诗去掉中间两联。

在唐诗中,有两首比较脍炙人口的五律,相信很多人都耳熟能详。

例1: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

唐·王勃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王勃(公元650年-公元676年),字子安,汉族,唐代文学家。王勃是绛州龙门(今山西河津)人,出身儒学世家,与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并称为“王杨卢骆”“初唐四杰”。

王勃此诗全诗开合顿挫,气脉流通,意境旷达。诗中的悲凉凄怆之气,音调明快爽朗,语言清新高远,内容独树碑石。此诗一洗往昔送别诗中悲苦缠绵之态,体现出诗人高远的志向、豁达的情趣和旷达的胸怀。

例2:

《春望》

唐·杜甫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杜甫(712年2月12日-770年),别名杜少陵,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1],原籍湖北襄阳,后徙河南巩县,唐代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后人称他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

杜甫这首诗反映了诗人热爱国家、眷念家人的美好情操,意脉贯通而不平直,情景兼具而不游离,感情强烈而不浅露,内容丰富而不芜杂,格律严谨而不板滞。

陈湘衡,男,1973年4月出生,2016年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现任湘潭民建文体支部主委,湘潭市碧泉文化中心负责人,湘潭市诗词协会主席。

陈湘衡先生作为湖南诗坛上颇有影响的少壮派诗人,其作品题材广泛,体裁多样,呈现多元化的风格。竹枝词的活泼灵动,绝句的不同凡响,律诗的沉稳老道,古风的恣意风流,均在其笔端下流淌,自成一道风景。其五律韵味独绝,笔者尤为欣赏,遂选以下四首作一简评:

例1:

汨罗吊屈原

陈湘衡

草木俱时发,美人何独伤。

骚非秦气象,风是夏文章。

醒醉世恒解,浊清心自量。

怜他滔浪外,尚有楚戈长。

2020年12月12日晚,“汨罗江之夜”诗歌晚会暨汨罗江文学奖颁奖典礼在湖南汩罗国际龙舟竞渡中心举行。首届“汨罗江文学奖“由汨罗市人民`政府筹划主办,中华诗词学会、湖南省文联、省作协和《诗刊》《十月》《中华诗词》《花城》《世界文学》《草堂》《湘江文艺》《湖南文学》等知名文学杂志联合举办。写作的新境界。该奖首届征文自2019年8月1日正式发布以来,共收到各类应征稿件15万余件。

其中,古体诗词曲赋离骚奖(一等奖)空缺,九歌奖(二等奖)4名,九章奖(三等奖)12名,求索奖10名,佳作奖90名。湘潭市诗词协会会员陈湘衡 《汨罗吊屈原》、崔杏花 《踏莎行瞻影珠山抗战遗址》、雍上漫 《过屈子祠有感》获得此次比赛古体诗词曲赋佳作奖。

陈湘衡先生获奖作品"汨罗吊屈原",这是一首主题深刻,题材重大,风格含蓄的好诗。

从思想性看。主题鲜明,紧扣题目,凭吊屈原,评价屈原,歌颂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

从艺术性看。一是层次清晰。起承转合。首联确定基调,扣题,点名时令和凭吊对象。又到端阳艾草生,时序到今,人们依然怀念伟大诗人。而象征贤臣的美人在当时是多么的独自为国伤心。颔联赞美屈原的伟大作品《离骚》。屈原的诗歌没有秦时的那种诡异气象,而是具有夏朝大禹治水的无私奉献的品德。颈联指出屈原的艰难探索,世人皆醉我独自醒,赞美高洁品格。尾联收束。屈原感慨沧浪之水,而不同流合污,要用自己的诗歌当作长矛与投降派作斗争,誓死捍卫自己的祖国。二是语言含蓄。运用形象思维,运用象征比兴手法,意象丰富。如草木,美人,楚戈等。三是运用对比。草木繁盛与美人忧伤,否定秦与肯定夏。众人醉与我醒。

倒2:

从军行

陈湘衡

插柳长沙去,春风绿已闻。

秦筝鸣处处,胡雁落纷纷。

洗马轮台月,镶旗葱岭云。

故人相问急,答是霍将军。

从创作主题来看:从军行为乐府《相和歌·平调曲》旧题,多写军旅生活。陈湘衡先生此诗重在抒写从军报国的崇高精神与“男儿本自重横行”的英雄气概。

从创作手法来看:一是结构严谨。由地点转移,表现纵横驰骋,行动之迅速,由长沙到秦地再到塞北轮台。二是描写生动。通过形象描绘,表现英姿勃勃。用春风又绿,点名出发时间,寓意春风得意。以秦筝奏乐,胡雁高飞,轮台洗马,云岭扬旗表达异域风情,渲染迎难而上,一往无前的气概。尤其结尾别开生面,以问答形式提升战士的崇高品味。三是语言典雅。运用典故,含蓄凝炼。插柳,霍将军,寓意深刻。还用借代手法,以筝、雁、月、旗等代表行军的将士。

例3:

罂粟花

陈湘衡

明霞失颜色,卿本未争春。

欲伴山川老,奈何蜂蝶频。

断肠耽绮梦,垂泪向红尘。

佛说轮回苦,愿为虞美人。

(注:据闻罂粟花和虞美人花极似,花语皆有安慰意。)

罂粟,二年生草本植物。夏季开花,花大,单生枝顶。其果实可制作毒品。

陈湘衡此诗以花谋篇,似是别出心裁。首联言此花很美,能使明霞都失去颜色。由于夏季盛开,并不是争春之花。中两联用巧妙构思描写罂粟花,尤其颈联用拟人手法含蓄委婉地诉说自己(罂粟花)的苦衷,这种手法很少被诗人运用,今日一见,大开眼界,遂拍案叫绝。尾联仍是用拟人手法在祈盼中作结,使人读之回味绵长,感慨良多。此新颖别致的创作风格值得诗友们效仿。

例4

登庐山兼怀靖节先生

陈湘衡

彭泽人何在,叩庐心且明。

猿攀红树老,鸟啄白云轻。

峤路同平仄,天风解送迎。

飞流真得趣,依例入诗盟。”

陶渊明(365-427),字元亮,一名陶潜,字渊明,世号靖节先生,别号五柳先生,浔阳柴桑(今江西九江市西南)人,东晋伟大诗人。出身没落士族。他少时颇有壮志,博学善文。41岁时,任彭泽县令,仅80余日,因政治难图,又不愿同流合污,便毅然辞官归里,一直过着躬耕隐居的生活。他特别爱菊,开创了田园诗体,是我国文学史上第一位田园诗人。其诗自然质朴,意味隽永。代表作有《归去来兮辞》《归园田居》《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等。著有《陶渊明集》。

诗词要写得灵动,轻盈,飘逸?读来极具诗之韵味。那么就需要我们在创作时突破常规的思维方式,要创新,出奇,要出人意料,不因循守旧,不人云亦云。在这个方面,陈湘衡先生《登庐山兼怀靖节先生》诗中,一个“老”字,一个“轻”字用得何其精准,让整首诗极具空灵。(完)

来源:楚国良

作者:楚国良

编辑:宋倩

本文链接:https://www.xtxnews.cn/content/646841/83/14053964.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湘潭县新闻网首页